初三作文 张佳旗

夜悄然来临,窗外弦月如钩,夏虫脆鸣,几许繁星闪烁着陪伴着冷月。淡淡清风拂过,繁华街道上昏暗的灯光,映照着我的脸颊。伸手抚摸那灯光,却是幻影无法挽留,犹如那一段逝去的无法抹去的记忆。

那一晚。父亲向往常一样,同一时间回到家中,这次,不止他一人,一同来的还有他的同事,他们畅快的聊着天,而我却早已进入梦乡。

到第二天早上六点,我睁开那朦胧的睡眼,穿上拖鞋,吧嗒吧嗒的走到卫生间,就在这时,耳边却传来细小的声音,我站在卧室门口仔细地听了一会儿,却从中听出是昨天晚上我爸爸请的同事。心想:聊了一晚上,还怎样送我呢?当我洗漱完时,正准备背上书包,卧室的门打开了。此时,我看见平日里神采奕奕的父亲却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眼睛红得好似兔子的眼睛。我怒不可遏地冲他吼道:“你今天不用送我了,我自己去上学。”他却小声地说:“你瞧不起我。”我拗不过他,只好同意让他送我。

随着汽车的慢慢行驶,离我家也就越来越远。当汽车行驶到十字路口的交叉口处,一辆电动车从一旁的小路突然蹿出来,我被吓得睁大双眼,身体往后一靠,只因右边车道有车,还因爸爸疲劳驾驶,思考的时间也就没有那么多。爸爸下意识往左边猛打方向,由于速度过快,车撞到了路边的护栏,我被撞得昏了过去。当我醒来,发现汽车的玻璃碎了,车前盖冒着烟,前保险杠被撞得凹了进去,安全气囊也随之弹了出来。我发现:我的脸上,胳膊上全是血,眼镜也打碎了,我吓得只是在那里呆呆的坐着。这时,爸爸用尽全身力气,气若游丝地说道:“下车。”说完,他就身子倾斜着靠在驾驶室的位置上昏了过去。我赶紧打开车门,拼尽全力,把我爸爸从驾驶室里拉了出来,扶着他坐在路边,这时一位叔叔看见了我,他先把我送到学校。

当我坐在椅子上时,我身子在不停地哆嗦,刚才那触目惊心的画面,从我的脑子里一遍,又一遍地重演,我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。我想:父亲竟用他当时仅剩的那一点点的力气,让我下车,把他认为最宝贵的生的希望让给了我。虽然,车祸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。但是,在父亲未能预知后果的时候,他第一个想到的却是我的安全,这得要有多深沉的爱,才能做得到呀。

父亲在昏迷之前让我下车的举动震撼了我的心,让我看到了他对我深深的爱。这种“让”是血浓于水的亲情,也是父对子最深沉的付出。

《让》为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