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何时不青春

初二作文 李若雨

青者,春之代称,万物茂然;春者,四季之首,初生之始。青春者,盖如春季草木青葱,人之少年也。如今细细品之,又何必拘泥于狭窄的释义?我观古人艳羡于长江不绝,明月悠悠,不免将青春逝去看得过于苦痛而脆弱。然则日月可崩,山石可摧,沧海可平,世上本无永恒,难道我作为一滴日出而逝的朝露,便比不得一块沉寂的石头?故而青春所在在于人之心境,青春价值在于人之所为。

北有神木,以八千年为一春,以八千年为一秋,笑那菌草日出而生,日落而死,一生不知白昼与黑夜。菌草便反讥它活了万万年也不知变通,而自己一日便知生死。推之于人,若灵魂生了褶皱,沧暮之气侵蚀了生机的烛火,空有矫健的体魄而不行走,便将好看的皮囊延续数年亦徒劳无获。反过来说,道理亦然。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是重要的,需珍惜的,可若是说过了少年之时便再无青春,于我而言是毫无理喻的。晋平公晚年虽大权旁落,但其寻求读书的精神还算值得肯定,“老而好学,如秉烛之明。”再加上人生的经历与体悟,未尝不能与日月同辉。又思及武夫吕蒙,也蹉跎了读书的青春,然而其心未灭,听了劝告便重拾学问,难道不可算是第二个“青春”?

故而人若保持心态的盎然,便可长留住青春。若抓住每一寸光阴,人生便处处是青春。曾经读《伤仲永》时不禁随其才尽而神伤。如今想起来,仲永的天资虽被耽误,可若以后发奋而强,其前途也未可知。也许读书此路不通,又在别处发现了天赋。人皆说青春是斑斓的,可选择的,难不成成人之后便失了这些特性?此时便要有人来辩驳了,说前途已然被固定,须面对压力……如此种种。这便是失了青春的活性了,自顾自地将心境禁锢在狭窄的缝隙,还要怨青春不等人,才可悲可叹。鲁迅先生在时一定要说了:“凭什么学医的不能半路去写文章?”刘慈欣也要说:“能当得起工程师也能拿起笔杆子。”可见莫把自己的路堵死了,青春所在便有选择所在,除去豆蔻岁月,亦能一路长青。

便以我心寄明月,人生何时不青春?

《人生何时不青春》为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!